吃丸子的小丸子

紧开车(上)【虽然还并没有车】

大概分上中下,有一定可能坑
感谢 @肉夹馍 的漫画
还没有到开车的地方,可以准备上车

开心丸按照惯例来到了酒吧门口,一般在这个时候店里只有酒保丸在调酒,不会人打扰。开心丸喜欢在这种时候来这里,这样的环境会让他感到安宁。

推开酒吧门的一瞬间,开心丸的肌肉紧绷,全身戒备。酒吧里并没有酒保的身影,有的只是一个坐在前台的高大陌生的白发男子。

一霎时开心丸的脑子里闪过各种念头。他是谁,前代克隆体的仇家吗,还是那些想要得到永生技术的人,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啊。酒保呢,酒保去哪里了,这里并没有打斗的痕迹啊,怎么办……

开心丸的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水,眼前这个人实在让他感到压力。

“你是谁?!!你是怎么进来的!!”开心丸声色俱厉的说。

对面的人却好像对看到了他而感到高兴。他略微带一点颤抖的不连贯的声音说:“我,我不是什么坏人”他呜咽了一下“我是,我是紧张丸。”

那熟悉的语调和声音,让开心丸意识到对面的人就是紧张丸。

可是紧张丸由“它”变成了“他”这件事让开心丸有些奇怪的感觉。是惊讶吗?是沮丧吗?是开心吗?亦或是那那一丝恐惧,让他有些不太能接受罢了。

或许因为是开心丸没有回应,紧张丸更加的慌张了。他上前一步,站在了开心丸的面前,焦急的说到:“我,我真的是紧张丸。”他似乎还想说什么,可是过分的紧张和不安让他只能慌张的看着开心丸。

人形的紧张丸不再是娇小的样子,他靠近的高大的身躯和俯视看他的眼睛,都让开心丸有一种压迫感。

‘太高了’开心丸心想。他急于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,想要找回过去的支配的优势。他讨厌被刚才那种感觉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知道了,别再靠近我了”开心丸敷衍的说到。

可他忽略了不安的紧张丸现在最怕的就是他离开。他还没有走两步,就被想要上前的紧张丸扑倒在地。

“呜哇,对,对不起”紧张丸用他那特有的颤栗的声音小声道歉。

紧张丸那独有的海盐的气味,掺杂着之前喝的清酒的味道,随着他的话语声一起扑面而来。

这种完全被压制的姿势,身体被压制在对方的身下,,一举一动都被对方钳制,所能看到的只有对方的脸。

‘该死’开心丸在心里暗骂到。躺在地板上完全被另一个人控制,明明是应该最让他防备的。可是,知道了这个满脸惊慌的人是紧张丸是,他却意外的没有那么抵触。‘一定是因为紧张丸太最爱无害了’他想到。

用海蓝色眼睛看着他的人脸色开始慢慢变红,神色也有了些许异样。“开心丸,我,我好难过”海盐伴随着清酒的味道更加的浓郁。

‘酒?遭了!’开心丸想起了吧台上的那个他调出的酒,‘紧
张丸怎么会喝了那个’开心丸意外的有些不知所措。‘一般只要缓解了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’开心丸不知道结果,那是他新调出来的特别酒,还没有人喝过。

“开心丸,好难过”紧张丸表情逐渐变得有些痛苦,他把头靠近开心丸的锁骨,不断地磨蹭,不得章法的想要缓解,却只是让他更加难受。

“嗯哼~”紧张丸闷哼一声,用低哑的无措的嗓音在开心丸的耳边说“开心丸,我,我想要”

现在的紧张丸满脸通红,常年干燥的皮肤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,神色紧张而慌张,带着一丝对未知的恐惧。因为动情而散发出浓烈的海风的气味,懵懂无措的样子十分少见,却又分外的,‘诱人’开心丸心想。

“你想要什么呢”开心丸又带上了他吗不变的微笑,用调侃的语气说。他又在期待什么呢?他不知道。

本就恐惧和无措的紧张丸更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他开始哭起来,哽咽着说到“我,我不知道。我好难受,呜”
‘什么吗,明明只是个孩子’紧张丸的泪水不断的打在开心的脸上,让他尝到了海水特有的咸味。

“真是的”开心丸凑向前,让海的气味在口腔中弥漫浸染。

开心丸,人体怪怪的

周年贺礼,紧张丸最可爱了